多家车企降薪惹热议 有企业呼吁互相理解“共渡难关”

文章正文
2020-03-20 16:12

  在北汽集团宣布了新的考核方案之后,其旗下子公司也在考虑通过降薪的方式来渡过眼下的难关。

  3月18日,经济观察网记者获悉,北京现代也准备降薪,并已经制定了全员降薪的三个版本,不过目前还没最后确定。经济观察者网记者就此向北京现代相关负责人进行求证,对方表示“没有听说过降薪”,且公司今年75万辆年销目标也暂未接到调整通知。

  此前的3月10日,北汽集团在内部实行了新的销量考核方案,按照方案,不达标的领导、员工将扣除相应月度工资或免职,最高扣除70%的月度整体工资。业内猜测,北京现代调薪可能和集团的变化有关。但截至记者发稿时,该消息还没有得到官方证实。

  目前北京现代大部分员工已经到岗复工,复产率接近100%,100余家一级供应商和200家二级供应商也已全面复工。

  从今年3月5日上汽集团率先开始调整以来,已经有多家汽车企业进行薪酬调整,目前上汽集团旗下的上汽大通、上汽汇众、上汽乘用车、上汽通用、上汽大众等多家子公司均有降薪方案流出。作为中国最大的汽车企业,上汽集团的动向一直都有风向标意义,而此举被认为是车企应对已持续近两个月的疫情冲击的重要措施。

  据媒体报道,上汽大通占工资35%的绩效奖金从3月份起将“打折扣”,此外年休假补贴、技术中心服装费等福利也取消;而上汽大众被曝取消双薪,底薪总体降约50%。除此之外,上汽乘用车、泛亚中心都被报道称各自制定了不同的减薪方案。

  江铃控股降薪方案则显示,公司执行副总裁以上职位收入下调40%,其余员工收入下调30%;并且取消未至公司上班员工交通、车长、工种、营销区域等津贴。江铃控股对此回复称,这是针对3月份员工调整的一个方案,只要公司实现全面复工复产,员工工资也将恢复正常发放标准。

  还有部分车企选择延迟发放薪资。3月5日,威马汽车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,由于新冠疫情对新创企业带来巨大挑战,员工“十三薪”和“员工购车补贴”等福利,将延后至6月以后发放,全体员工的每月薪酬不受影响,仍将按时足额发放。“不裁员,不降薪,就是疫情困难下最能稳定军心的一则好消息了。”威马汽车内部人士表示。

  此外,自主品牌比亚迪、二手车领域的车置宝、优信、大搜车、车好多(瓜子二手车母公司)、新造车企业博郡汽车等均被媒体披露称已有降薪的举动。

  但也有一些车企选择不降薪。比如在3月16日,广汽集团表示不会降低员工的薪资,但将采取一些措施控制成本支出,包括压缩管理费用,降低出差住宿和交通标准、设计开销等。同时,在确保员工加班费用的前提下,加班加点生产弥补人员缺乏造成的产能不足,未来员工将加班加点,每周六日工作。

  疫情直接影响了车企今年的业绩,中汽协数据显示,2月汽车产销量环比均下降83.9%,同比分别下降79.8%和79.1%。1-2月,汽车产销同比分别下降45.8%和42%。乘联会预计2020年汽车零售量将同比下滑8%,较2019年末1%的预期下调了9个百分点。

  而从目前来看,车企可能无法追回这些损失。3月14日,长城汽车发布的公告显示,将2020年年销目标从111万下调至102万辆,净利润预期从47亿元下调至40.5亿元,调整后的数字均低于2019年。3月16日,广汽集团也表示由于新型肺炎疫情爆发,公司将今年汽车销量预期目标由原来增长8%降至3%左右。此前,东风风神已经在今年2月宣布下调年度销量目标。

  “降薪减薪都是正常的企业行为,企业不好的时候降薪,经营好的时候双薪甚至多薪,这是符合企业发展的。”一家车企内部人士表示,外界应该正确认识这种企业行为,员工要多理解企业的困难,特别是在受到疫情冲击的现在。

  而为了稳住汽车消费,帮助汽车企业度过难关,从中央到地方都在研究出台鼓励消费的政策。3月13日,国家发改委、商务部等23个部门向各省市联合发布《关于促进消费扩容提质 加快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意见》,提出要促进汽车限购向引导使用政策转变,鼓励汽车限购地区适当增加汽车号牌限额。

  目前,已有佛山、广州、珠海、长沙等地出台了相关汽车消费刺激政策。此外,逾10家车企也推出了购车优惠,累计投入数十亿元补贴,并积极探索云看车、云购车等创新营销模式提振市场表现,工信部也在3月17日公布了帮助企业复工复产的便利政策。

(责编:鄂智超、李?P)

文章评论